当前位置: 首页 »市场研究 » 调查报告 » 正文

我国工程机械零部件行业发展战略寻突破

发布日期:2013-08-26   作者 :  文章来源 :
摘要: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苏子孟在《中国工程机械市场高峰论坛》期间接受专访时透露,两套支持方案将以20兆帕为分界,20兆帕以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苏子孟在《中国工程机械市场高峰论坛》期间接受专访时透露,两套支持方案将以20兆帕为分界,20兆帕以上和以下的零部件将采用不同的支持政策。兆帕是指工程机械零部件所能承受的工作压力。
 
我国工程机械产业近10年来取得快速发展,2010年全行业产值有望突破4000亿元。根据行业规划,到2015年,工程机械行业产值将突破9000亿元。
 
尽管如此,我国工程机械行业进一步发展却受制于关键零部件。目前包括液压件、传动系统等关键零部件绝大部分需要从国外进口,这导致国内整机企业生产成本高企,缺乏国际竞争力。
 
苏子孟表示,十二五期间,工程机械行业将重点解决关键零部件短板问题。他说,目前是投资工程机械关键零部件领域的最好时机。
 
我国工程机械零部件行业一直存在“大企业不愿干,小企业干不了”的特点。为了解决零部件落后的现状,徐工机械、柳工、中联重科等国内知名工程机械领军企业开始加大零部件研发力度。
 
工程机械关键零部件是工程机械产品发展的基础、支撑和制约瓶颈,当工程机械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行业高技术的研究主要聚集在发动机、液压、传动和控制技术等关键零部件上。掌握和依托高质量的、有特色的关键零部件就成为制造商们谋求“一枝独秀”的战略之道。协会人士罗百辉表示,行业内整机企业应牵头组建技术联盟,对关键零部件进行技术攻关。通常,国内机械部件的发展路径有以下三条。
 
一是选择合资。但合资并不一定能够获得关键技术,外资公司把多年潜心研究的机械技术成果,拱手让给中方的情况凤毛麟角。而且,在很多技术已被垄断的格局之下,海外企业更不会把技术输入中国。
 
二是中国企业通过掌握海外工厂的控股权,以此提升技术能力。这类例子不乏中联重科收购意大利CIFA公司、北京第一机床厂收购德国瓦德里西科堡公司、沈阳机床集团并购德国希斯等。但出手收购的中方公司,必须要经过多年发展,具备相应的资金和管理经验才能成行。
 
三是依靠自主研发。目前,专注于矿用设备制造的太原重工、研制发动机零部件的江淮动力、生产轴承的天马股份、轴研科技等,都在不断投入有技术含量的基础件研发领域。
 
除了一些专做零部件的企业外,整机制造企业也将目光放在核心零部件的生产上。因为基础部件的发展,不单关系到整机企业采购成本的降低,还体现在其他方面。
 
基础件的高端技术制造放在国内之后,为该零部件配套的大批设备和技术也会逐渐成熟。比如,柳工从海外引入“变速箱”公司合资生产后,为变速箱配套的一些国产铸件和热处理技术也得到了充分的发展。
 
整机企业的配套基础件跟上后,能帮助公司减少存货和资金占用。
 
纵观国内,目前工程机械零部件制造商们仍然只是各自忙于跑马圈地,鹤蚌相争。虽说在传统机种,如装载机、推土机等关键零部件配套上,利用自身规模和营销手段,有着绝对的竞争优势;但是在诸如摊铺机、混凝土机械上惯用进口关键零部件,加之多年来在引进技术基础上的消化吸收和创新。
 
产生了路径依赖;在一些大型产品、高智能化档次产品和新兴专业产品上,如220马力以上推土机、工程钻机等方面,则没有竞争力;特别是在典型土方设备——挖掘机上,由于控制技术及关键零部件制造技术的匮乏,市场份额几乎拱手相让。
 
放眼全球,业内企业兼并重组加剧,生产集中度和专业化生产程度的不断提高,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成为组装厂,发动机、传动系统、液压系统、控制系统基本上包给专业厂生产。如生产发动机的美国CUMMINS公司、德国DEULTS公司,生产传动件的德国ZF公司、美国ALLISON公司,生产液压件的德国REXROTH公司、美国SAUER公司等发展日益迅猛;就是在巨头企业内部也在进行整合。
 
如卡特彼勒公司虽然有几十个工程机械厂,但动力换档变速器则集中在公司所属的东皮奥里亚工厂生产。这样,箱体加工广泛使用柔性生产线,柔性加工单元、齿轮加工、行星轮架的加工、离合器壳体的加工以及齿轮热处理,均采用高效设备。各厂液压缸集中在朱利叶工厂制造,驱动桥则集中在奥罗兰工厂制造。
 
因此,协会人士罗百辉认为国内工程机械零部件制造商需在以下几方面寻求突破:
 
1、当地化生产,缩短订货和交货时间,生产接近用户,通过专业化生产来使关键零部件的制造形成一个合理的经济规模同时确保部件质量和依托部件实现企业本身的技术特色。
 
2、注重关键部件与主机的集成设计,以及进一步提高零部件的标准化和通用化率,最大限度地简化维修。

动态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