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租赁协会 » 融资平台 » 融资租赁 » 正文

殁、亡、崩、逝 ——中国融资租赁公司的几种死法

发布日期:2018-05-26   作者 :  文章来源 :
摘要: 资本的根本属性都是逐利的,不过,不同资本之间嗜好还有不同,有些资本倾向于投资,而有些资本倾向于投机。

1 怎样变为星星?

有一段时间,六岁的儿子对关于死亡的话题特别感兴趣,触动他的是一本名叫《獾的礼物》的儿童绘本。绘本中,主人公獾先生在有生之年帮助了很多人,在它离世后,动物们都无比地怀念它。獾先生在离开的过程中,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它梦见自己老迈的双腿突然有了力量,并在一条长长的隧道里快速地奔跑,直到它越飞越高。

儿子第一次看完后,有些困惑,问我,爸爸,獾先生最后怎么呢?

我告诉他,獾先生死了,永远地离开了动物们。

儿子听后若有所思,接着问,那它为什么越飞越高,它飞到哪儿去了?

我答道,獾先生非常善良,被动物们尊重,所以它死后飞到了天上,变成了一颗星星。

儿子没有问尽兴,又抛出了问题,那是不是所有人死后都会飞到天上去,然后变成星星?

嗯……不全是,有些坏人可能变不成星星。我想了想,回答他。

那坏人死了后可能会去哪儿?儿子越来越感兴趣。

这个……不太好说,有可能去地下,也有可能哪儿都去不了。我觉得他再问我就要招架不住了。

那米高的曾曾祖父是不是也是个坏人,才会哪儿也去不了。儿子一个急转弯,直接拐到了《寻梦环游记》。

哦,米高的曾曾祖父不是,大家以前以为他做了不好的事,但后来发现他非常非常地爱他的家人,我也跟着拐弯。

那米高的曾曾祖父最后变成星星了,对吧!儿子好像松了口气。

是的,所以他能在亡灵节时回去看米高。我也松了口气。

对于我的终老年纪,儿子有他的安排,他总是说,爸爸,你147岁时,才会上天变成星星。

2 租赁公司的殁、亡、崩、逝

资本的根本属性都是逐利的,不过,不同资本之间嗜好还有不同,有些资本倾向于投资,而有些资本倾向于投机。

客观地说,并不是所有的融资租赁公司在成立之初,都想过要基业长青,有些融资租赁公司非但没有想过,甚至他们脑子里想得,恰恰就是只要过一把瘾就死。

我曾经的一些同事,有过实质就是项目公司的融资租赁公司的从业经历,这类公司,大多都是银行的外挂,做做通道,吃着利差。

有次,我问身在其中的一个人,出差多吗?

基本不出差!他懒洋洋地回复。

不去实地看看项目吗?我觉得至少要知道项目和企业是真实存在的。

不用,银行兜底了。他习以为常的答复。

银行又出钱,又兜底?这样好的生意。我或多或少有些吃惊。

是啊,这个融资租赁公司就相当是个项目公司,做完项目就撤了!他诡异地笑了。

但怎么拿到银行授信?我追问。

找上市公司做担保啊!现在只要是上市公司,各类金主追着给。他很轻松地回我。

银行兜什么底?我好像个门外汉。

银行变相兜底啊!上市公司的不动产、动产、股权、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全都给了银行,银行相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兜底,银行也就等同于兜底。况且我们只是穿着融资租赁的衣服,实质帮银行做着信贷,半年,最长也就一年,钱就收回来了,他振振有词。

你打算做几年?我换了话题。

我知道你想说这样干,干不长,但我只是个职业经理人。他其实很明白。

最近这几年,去杠杆了,银行自己都在解决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所以,通道安静了。

殁。

融资租赁这个新业态,在那几年,的确很吸引人,比银行收益高,比投行更有保障。于是,有人带着钱先进来了,但实际上并没想好怎么干,我和他们其中的一些人有些交流。

融资租赁项目平均的收益率一般有多高?他们很期待地问。

分行业,分地区、分客户,看政策,也要看你的风险承受度。我可以直接说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我不想敷衍了事。

那什么样的行业,什么地区,什么类型的客户最容易做到高收利率?他们有些迫不及待。

你准备坏账率是多少?我仍然没有直接回答他们。

当然是零坏账。他们不假思索。

嗯,高收益、零坏账,很难,我提醒他们。

那哪个行业风险会低一些?还是直线条的问题。

都不低,主要是看怎么控制风险。我实话实说。

需要找什么类型的风控人员?他们认为只是招人的问题。

除了招人,主要还是要有体系构建,不是简单的防守,而是积极的防御。我尽量说的通俗些。

做医疗和教育可以吗?我看整个行业里做这两个产业的最多。他们已经不想再说风险的话题了。

嗯,是两个好产业,关键看你的后发优势是什么?我说到。

政府平台现在好像做的也不少,这个我有很多资源。他们继续自己说自己的。

……

他们中有那么几个,现在还活着,也有一部分,迅速堆起了几十亿的资产,也迅速地形成了几十亿的坏账。

亡。

知者无畏的进入者终究还是少数,大多数的参与者至少知道基本常识,甚至有些,还有自己的战略思考,不过,却给人性留了太多的空间。

行业里总是能传出一些真实的事件,一个朋友和我说,又有人被抓进去了。

又是找客户要居间费用?我问。

应该是,数额不小。朋友回道。

大的很离谱吗?我追问。

大几千万吧。朋友肯定地说。

项目窟窿大吗?我比较关心这个。

不是一两个项目的问题,经侦把所有项目从头到尾查了个遍。朋友可以做私家侦探了。

他一个人干的?我想确认下。

团伙作案,那哥们是总经理,哪能亲自动手。朋友讲解着案情。

那家融资租赁公司怎么样了?我继续问。

出险的项目已经在催收了,没出险的也排查了一遍,据说很不乐观。朋友仿佛经历了所有的过程。

他们的股东一定很有钱,所以能容忍这种主观故意的损失。我说着反话。

关键是流程都合规,但源头都是假的。朋友感叹。

人性的善与恶可以主导规则的利与弊,留给人性太多的空间,体系防不住。

崩。

既不是过把瘾就死,也不是蠢死,也不是被人弄死的,也有,还有一种结果,叫弹尽粮绝。

有一种人,是怀揣着理想来的,他们不但知道应该确定什么样的战略方向,知道怎么去平衡规模、收益和风险的关系,也知道该如何构建合理的运营体系,对行业选择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更别说已经具备了扎实的基础技能储备。可是,就是这种看似全能型的参与者,最终也还是意外或者不意外地消失了,也有的,即将消失。

问题在哪?

没钱了。

资本金用完了,银行借不出杠杆了,ABS越来越难发了,谈好的投资人也不再贸然注资了,P2P成本比融资租赁的收益率还高,加上一转身,突然发现爆发了系统性风险,连原本极具潜力,自认为最靠谱的客户都出现了资金链断裂。他们也想过跳下河,拉客户们上来,但无论如何,实在跳不下去,也不敢跳下去,因为囊中羞涩,弹尽粮绝。

怎么办?打完收工吧。

逝。

3 自杀or他杀

看过东野圭吾作品的人,大都知道他的小说绝大部分都是关于他杀和自杀的故事,谜一样的线索,经常会让看书的人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每当看到一个角色又离奇死掉的时候,甚至我们自己都会产生冲动,心里琢磨着是不是需要按照情节去演练一番,去体验那种极大地刺激着人的肾上腺的自杀和被杀的快感。

不过杀戮终究过于血腥,杀掉自己和杀掉别人都不如终老更符合自然规律。我们都渴望终老,即使抵挡不了死亡就像家常便饭一样,每天都在发生。

马云说,阿里巴巴要做一家102年的老店,这个目标符合自然规律。融资租赁公司能做多少年?有人说,基业长青,有人说,做一年是一年。

本文来自零壹租赁智库,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动态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