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租赁协会 » 融资平台 » 融资租赁 » 正文

新时代融资租赁业如何加速“蝶变”

发布日期:2018-12-18   作者 :  文章来源 :中国商务新闻网
摘要: 作为仅次于银行信贷的第二大融资方式,租赁融资行业近年来发展迅速,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数据显示,2007年~2016年,中国融资租赁市场规模从240亿元增加到53300亿元,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从0.09%攀升至7.16%。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迈入高质量增长的新阶段,融资租赁行业如何抓住新机遇、创新发展模式,从而更好地满足企业更为多元的融资需求,成为业界醉心思考的核心议题。
作为仅次于银行信贷的第二大融资方式,租赁融资行业近年来发展迅速,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数据显示,2007年~2016年,中国融资租赁市场规模从240亿元增加到53300亿元,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从0.09%攀升至7.16%。如今,随着中国经济迈入高质量增长的新阶段,融资租赁行业如何抓住新机遇、创新发展模式,从而更好地满足企业更为多元的融资需求,成为业界醉心思考的核心议题。
 
新时代行业拥抱内外变革
 
据中国租赁联盟统计,当前中国融资租赁的业务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并将在未来两年继续保持较高增速,2022年其规模有望达到10.90万亿元。
 
除了体量不断扩大,融资租赁业务内部也将迎来更多“质变”。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租赁业工作委员会副会长、浙江汇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俞雄伟认为,与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相顺应,融资租赁行业也必将进一步脱虚向实,尤其是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服务业所占比重及地位将持续提升,孵化出更多新业态、新模式,为融资租赁行业带来更多商机。
 
在此背景下,融资租赁业务将摒弃原有的粗放式经营模式,转而更加注重专业化和特色化,不同机构间的合作也将更为广泛和频繁。在俞雄伟看来,通过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不同租赁机构将通过合作租赁、转租赁、联合租赁、资产转让、成立合资专业子公司等形式,在信息、管理及业务等领域加强合作。
 
与此同时,为了提高合作效率,业内将自发性地达成更多共识,酝酿出更多业务准则,由内而外地推动行业走向规范化。“比如说,在风险计提、合同文本等方面逐渐形成被行业认可的标准化制度。”
 
从外部变革来看,监管政策的调整将进一步推动融资租赁行业回归本源。自今年4月20日起,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及典当行业务统一划归银保监会管理,结束了此前多头监管的局面。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副庭长刘竹梅认为,随着金融监管力度加大,融资租赁行业也到了真正回归本源的时候。“要让融资租赁的归融资租赁,让典当的归典当,让信托的归信托。”刘竹梅强调,否则牌照和监管都将失去意义。
 
俞雄伟建议融资租赁行业未雨绸缪,主动积极地适应监管新政,从行业洗牌中抓住机遇。
 
行业如何加速蝶变
 
身处变革浪潮,融资租赁机构该如何加速完成自我蜕变,迈入新的发展阶段?
 
在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特别助理邵长卫看来,融资租赁业务的核心竞争力主要包括优质资产、优质资金及特殊的产品设计能力。融资租赁公司必须增强自身的营销能力,扩大融资覆盖面,同时还要具备更成熟、更专业的风控能力和资产管理能力,避免引入不良资产,影响公司的健康运营。
 
在具体实践层面,他提醒道,融资工作是一个有机体,不仅受公司资金部门和融资部门的影响,还受公司战略、风险政策等牵制。“资金资源既要满足公司的发展需求,又要与公司战略相匹配,在成本上能够控制住,同时还要关注公司的一些流动性风险。因此,融资租赁机构应在内部建立一个协调组织,形成跨部门联动机制,对资金投放节奏、投放行业及现金流分配等问题进行统一决策,更好地引导业务发展方向。”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曹宏瑛则建议融资租赁行业找准行业定位,深耕细分市场,只有在熟悉的领域做专做强,才能真正提高自身竞争力,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俞雄伟进一步补充说,当前融资租赁行业的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需要在不断试错中走向成熟。行业若对此缺乏深刻了解,便容易产生较大风险。“可以说前途光明,但是道路曲折。融资租赁企业在低头做业务的同时,一定不要忘了抬头看看方向。”俞雄伟如是说道。
 
融资租赁行业乱象引关注
 
经济形势和监管环境发生变化使得加快转型成为融资租赁行业须直面的迫切任务。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曹宏瑛指出,自2014年起,融资租赁业务的增幅已由原来的倍数增长降至趋于理性的30%左右,新一轮洗牌已经来临。在这一过程中,融资租赁行业需要跨过哪些“绊脚石”?该如何更全面地认识并补齐当前行业发展的短板?
 
融资租赁业务规范缺失法律纠纷增幅显著
 
中国的融资租赁业务总量虽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在专业化经营等方面仍存在较大差距。“国际上的融资租赁业务主要侧重于设备租赁,而中国仍以项目租赁为主,在定价机制、风险控制、资产管理等领域需进一步提高,专业人才的队伍建设也无法满足行业快速发展的需求。”曹宏瑛指出。
 
由于存在上述不足,近年来融资租赁业务的违约率逐渐攀升,相关纠纷案件随之增多,严重影响着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副庭长刘竹梅透露,今年截至11月底,全国融资租赁纠纷案件多达29543件,已与去年全年案件数量持平。同时,涉案金额明显增加,案值通常高达数亿元。由于自然人逐渐成为融资租赁交易的重要参与者,融资租赁业务明显向个人经营、消费领域大幅延伸,使得涉诉主体范围有所扩展,法律关系更为复杂,加大了相关纠纷案件的处理难度。
 
在刘竹梅看来,这折射出中国融资租赁行业的诸多乱象,尤其是融资租赁机构的风险防控机制存在缺陷。例如,在签订合同的过程中,出租人未建立起完善缜密的资信审查和风险管理体系,导致承租人的资信状况良莠不齐,增大了融资风险。在合同履行过程当中,出租人疏于对租赁物交付行为进行监督,导致出现承租人与出卖人串通,虚构租赁物及虚假交付,以套取出租人资金的违法行为。
 
此外,在租赁物的使用过程当中,融资租赁机构往往缺乏融资后的跟踪机制,对承租人的经营恶化趋势未能及时察觉并采取措施,加之对担保人的资质审查存在较多纰漏,引发大量纠纷。
 
因此,如何进一步提高融资租赁业务的规范化程度,增强从业人员的法律意识及素养,已成为整个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建议融资租赁机构结合纠纷中发现的新问题,及时进行总结归纳,优化更新融资租赁合同的条款内容,从源头上避免纠纷的产生。”刘竹梅建议。
 
盲目跟风者渐多警惕创新不足与创新过度
 
随着经济新风口接连涌现,为抢占先机,一些融资租赁机构出现了盲目“赶时髦”的现象。
 
“在涉足新兴产业时,不少融资租赁机构对市场及自身能力缺乏清醒认知,在前期未进行扎实调研及充分准备的情况下盲目跟风,造成了较大的经营风险。”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租赁业工作委员会副会长、浙江汇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俞雄伟如是表示。
 
此外他提醒,创新不足和创新过度也应当引起融资租赁行业警惕。一方面,创新不足限制了融资租赁业务的服务范围,在经营性租赁、杠杆租赁、租赁资产组合管理等领域之外,行业的发展潜力仍未得到充分挖掘;另一方面,也需防止创新过度,必须把握融资租赁的基本原则,树立底线思维,才能使每项业务创新都合法合规。“要有定力,练好内功,做好功课,不要被别人忽悠了,更不要被自己忽悠了。”俞雄伟如是说。
 
本专题撰稿本报记者刘明何芬兰
 
创投租赁方兴未艾
 
作为支撑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科技型中小企业虽然在多个领域都享有政策红利,却仍常常陷入融资困境。如何更有效地为其“输血”,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强大后盾?作为一种新型的融资租赁模式,创投租赁应运而生。
 
具体而言,出租人以租赁债权和股权投资的方式将设备出租给承租人,从中获得租金和股权权益,因此创投租赁既拥有传统租赁的灵活性,也具备创业资本的风险收益性。
 
在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何融峰看来,创投租赁是融资租赁商业模式的创新,主要包括认股权(此处需核实)、租金转股权及基金指导等多种模式,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实现投租联动,多方共赢。
 
这对投资者和企业都具有极大吸引力。何融峰表示,对科技型中小企业而言,其发展阶段包括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及成熟期等,在不同阶段,企业需要的金融服务也不尽相同。“在成长期,企业需要‘股权+债权’等多元的个性化金融服务,而且估值较低的时候,创始团队希望在不过多地稀释股权的前提下推动企业不断复制商业模式和提升估值。创投租赁便能满足这一需求,企业只需通过稀释少量股权,便可获得低成本的融资。”
 
值得警惕的是,当前越来越多的融资租赁机构开始涉足创投租赁,但由于科技型中小企业科技含量高且缺乏抵押资产,租赁风险更难把控。随着市场竞争更为激烈,“踩雷”的代价也日益高昂。例如,当融资租赁机构进行股权投资时,资金错配往往会带来流动性风险。何融峰建议,最好以自有资金进行投资,或与市场化的投资机构合作,开展社会募资。
 
此外,退出风险也不容小觑。何融峰认为,目前在国内最好的股权投资机构中,能够成功通过IPO退出的不足20%。在他看来,最好的退出方式便是股转债。“所以,融资租赁机构做创投租赁的时候应该先租后投,以租为主,以投为辅。首先要确保租赁是安全的,然后做股权投资,与大股东签定回购协议,实现股转债退出,确保至少获得10%~12%的收益。”
 
随着新技术、新业态不断涌现,众多科技型中小企业进入市场,融资租赁机构如何筛选出最具发展潜力的承租对象?何融峰建议,要综合考察企业所在行业的发展前景,以及企业管理团队的质量、技术创新能力、公司治理能力等维度,以成长性标准来衡量企业的投资价值,在此基础上为企业提供投租一体化的综合解决方案,实现融资租赁机构与企业的双赢。

动态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