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租赁协会 » 租赁讲堂 » 法规案例 » 正文

山东单县市政工程拖欠工程款 农民讨薪反被指变态

发布日期:2016-02-03   作者 :央广网  文章来源 :中国工程机械租赁网
摘要: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年关将至,很多人已经踏上了回家路,但山东农民郭爱民却“有家不敢回”。因为山东菏泽单县的一个重点市政项目,郭爱民负债累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年关将至,很多人已经踏上了回家路,但山东农民郭爱民却“有家不敢回”。因为山东菏泽单县的一个重点市政项目,郭爱民负债累累。 
 
  这个2014年竣工的项目,经单县投资审计办公室审计,除去已经支付的部分,至今还欠施工队工程款八百多万。
 
  重点市政项目怎么会没钱?原来这个项目被中标企业层层转包,还没立项就开工建设,项目资金是单县市政府用50亩土地置换得来。根据国土资源部第64号令,“各地禁止以土地换项目”,但除了这个项目,单县有多个市政项目的土地置换仍在进行。
 
  郭爱民今年48岁,山东菏泽单县蔡堂镇人,家离单县城区只有30公里。但他告诉记者,已经一年多没有白天回过家了。
 
  为了单县莱河截污工程的施工建设,郭爱民几乎借完了整个村子能借到的钱。郭爱民说一开始给自己的承诺是干完活就给钱。自己全是借亲戚朋友的钱,连出车祸的赔偿金都全拿过来了,自己现在是“死都死不起,没法死,因为没法面对亲戚朋友,这活干的伤心得很。”
 
 
 
  单县莱河截污工程,总长6148米,主要工程是在两岸各建一条排污沟,主要作用是将莱河沿线污水输送至北部污水厂。工程于2014年5月20号竣工,10月6号验收合格。
 
  单县电视台《单县新闻》当时头条播出了该县住建局局长苏成玉对于工程的肯定评价,苏成玉昨天也告诉记者,“工程非常好,质量非常好,工程整个运行的也非常好。”
 
  按照郭爱民等人和项目发包方签订的工程承包协议书,项目总标的为1580万,他们负责从胜利桥到北园路的管网项目施工。
  根据2014年12月的审计结果,除去已经支付部分,直至今天,郭爱民称他所在的第三工程队还有60%的工程款没有到位。而闫华所在的第二工程队,至今还有90%以上的欠款。
 
  闫华的合伙人赵建国说,审计的是734万,付工程款分了两次付的,第一次付了20万,第二次付了50万,总共付了70万,但是自己交给他的25万保证金没退,自己实得了45万。
 
  单县住建局局长长苏成玉昨天也向记者证实,该项目拖欠工程款的问题确实存在,郭爱民应该找项目中标企业亿通公司要钱,而不是政府。
 
  亿通公司法人代表田中义明确告诉记者,该公司不欠款,但拒绝出示支付证明。
 
  他表示,公司有钱,但就是不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这中间为什么不给他们钱,那是有道理的,如果我们没有履行合同,他们可以上法院起诉我们。单县建设局的都清楚,这一帮无赖。放下大话就说的我们有地方要钱,看我们怎么要到钱的。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北京我这方面的人太多,我侄女婿现在还在新华社,还总编呢,你愿意怎么报道怎么报道。”
 
  无奈之下,郭爱民和闫华等四人先后给单县县委书记王卫东写了9封信讨要工程款,王书记将此事批给了县住建局。
 
  局长苏成玉说,他多次出面调解,双方就管理费等费用产生分歧,他希望郭爱民等人给田中义承认错误“说好话”,但郭爱民就是不服软,还不断向各级反映问题,并撂狠话威胁,田中义很生气,双方矛盾激化。
 
  他认为郭爱民等人的执拗行为属于“变态”。
 
  苏成玉告诉记者自己出面给田中义说过,“你是干事业的,干嘛跟人家较这个劲。该给人家给人家去嘛,田中义说中。苏成玉叫郭爱民认个错,郭爱民就是不给姓田的说好话,你看看我咋把这个钱要回来,意思我通过媒体,通过各种关系给你施压,你给我也得给我,不给我也得给我,给我了以后我再给杀你的人,就属于这样的,变态!他属于变态性质的!”
 
  这位局长真是语出惊人,欠账的人理直气壮,要账的人反倒成局长口中的“变态”。欠款还钱,天经地义,郭爱民作为要账一方,为什么不能站着把钱要了?这市政重点工程的钱,到底被谁赚走了?事件中,单县政府、住建局等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单县重点市政工程与房地产开发项目协议
 
  合同显示,单县莱河截污工程发包方是单县住建局,记者调查发现,该项目被层层转包。
 
  2013年6月14号,江苏亿通路桥建筑有限公司中标,同年7月1号,亿通公司转包给了徐州安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田中义和许来分都是亿通公司的老总,许来分同时也是安通公司老总,表明从亿通到安通,是一次“左手倒右手”的转包。
  对此,亿通公司法人代表田中义说,他们把整个项目发包给徐州安通公司了。
 
  对于国家不允许转包一事,田中义回复记者“国家不允许的事情多了,但是那不是你能管了的事情,那大渠(音)国家重点项目不是照样转包么。”
 
  郭爱民质疑,这个项目就是个“骗局”。合同显示,单县莱河截污工程造价约为1580万,而安通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50万。项目又被安通公司转包给了郭爱民、闫华等三个施工队,安通公司收取10%的管理费。
 
  实际上,项目大部分工程是由郭爱民、闫华等施工队完成的,也就是说,亿通和安通两个公司一发包,就赚一笔158万的“转包费”,亿通公司还在单县多个市政项目中标。
 
 
单县莱河截污工程(二期)合同
 
  根据亿通公司和单县住建局签订的合同,该项目的付款方式是“以甲方住建局的土地置换方式做抵”。
 
  住建局局长苏成玉解释说,这就是一个土地置换项目,项目在他上任之前就已经启动。“这是一个BOT项目,也叫土地置换项目,江苏亿通公司给干的这个工程,谈好价这个工程下来多少钱,然后我们土地价格多少钱,我们用土地置换,置换工程款。”
 
  土地置换,就是单县住建局以土地的方式抵工程款。这地从哪来?记者在单县黄楼村附近的一块空地上,看到单县某住宅小区一期项目已经启动,由单县华通置业有限公司开发。该地块即是单县住建局提供给亿通公司的地块。
 
 
 
  附近黄楼村的超过十位村民告诉记者,这块地是15年春天被政府强征的,土地补偿标准是以每亩五万八一次性付清(不含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
 
  村民吴先生告诉记者,他原本土地上种的桃子,每年能有万把块收入,“这点补偿费只够管五年”。村里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征地。“还不就这些钱,愿意给多少给你多少。都是强征的,看守所抓两个人还在里面蹲着呢,不干就抓你进里面去了。五万八都嫌低,都不愿意卖,老百姓他就没有,就不能生活了。”
 
  根据签订于2013年7月的《单县重点市政工程与房地产开发项目协议》,规定“拟将人民路西侧规划建设用地约98亩,以净地70万每亩的土地价格,通过招拍程序出让给亿通公司,并将土地证办到其名下。”
 
  协议约定,“污水管网工程、道路工程和该地块的土地证办理同步进行”。亿通公司老总田中义说,他也冤。“政府签合同,讲好的,土地跟项目同步走,结果100亩土地现在给我50亩,50亩土地手续还没办完,三年了,你们能处理吗!市政府违约了。”
 
  对此,单县住建局局长苏成玉坚决否认,他昨晚告诉记者,亿通公司在单县干了4000多万的工程,置换的50亩土地价值3500万,加上还有路边“延伸的部分”能有80亩,政府绝不欠帐。苏成玉认为亿通公司这一行为是“转嫁矛盾,胡说八道,想把责任想往这推,这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他们内部闹矛盾。”
 
  对于田中义所说“100亩只给了50亩”。苏成玉说:“陆续会再给他,那是另一回事。图纸上是这些,下一步我们继续给他,跟这个没有任何关系。”
 
  五万八一亩从农民手里征收,再以七十万价格做抵押。单县政府的买卖很划算。当然最划算的恐怕是江苏亿通公司。中标多个市政工程项目,把工程层层包给其他施工队来做,赚取管理费,还拖欠工程款。再把政府的置换地皮卖给其他公司,可以说是玩了一个“空手套白狼”。
 
  记者注意到,这个单县莱河截污工程,在发包合同里有“国家配套资金”,但苏局长说,这个项目根本没有立项,没有配套资金,他之前专门就此问过财政局局长,原来似乎说给配套资金,但“干了四千万的活,给你四千万的土地,如果再给,那不是拿着国家的....。。不是渎职么!”
 
  根据国土资源部发布的《节约集约利用土地规定》规定,2014年9月1日起,“各地禁止以土地换项目、先征后返、补贴、奖励等形式变相减免土地出让价款”。发生在菏泽单县的因欠薪纠纷产生的系列乱象,仍有待追问。
 
  单县政府为何把国土部的规定视为一纸空文?市政工程不立项,招标不透明,原本的配套资金去了哪?动辄上千万的工程,谁来监管?江苏亿通公司何以包揽单县多个工程项目?中间没有腐败的产生?上级有关部门真的应该来菏泽市单县好好查一查了。
 
  对于事件进展,中国之声也会继续关注。
关键词:工程款 市政项目 重点工程 欠账

动态排行